本文作者:优唯

核酸亭变发热诊疗站,值得推广吗?

优唯 2022-12-24 20 抢沙发
核酸亭变发热诊疗站,值得推广吗?摘要: 核酸亭变发热诊疗站,值得推广吗?。越来越多城市开始将核酸检测采样亭改造成发热诊疗站。。苏州打响第一枪之后,...

核酸亭变发热诊疗站,值得推广吗?

越来越多城市开始将核酸检测采样亭改造成发热诊疗站。

苏州打响第一枪之后,广州、深圳、杭州、长沙、无锡等城市,陆续将核酸亭改造成发热诊疗站。山东更是在全省范围内,推广这一做法。

随着不断有城市进入疫情高峰期,发热诊疗站是否应该全国推广,越来越受到关注。

“在各家药店都买不到退烧药的情况下,发热诊疗站是除医院之外唯一能得到药品的地方,所以它更代表一种分配模式。”有在发热诊疗站问诊经历的市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核酸亭变发热诊疗站,值得推广吗?

苏州发热诊疗站 图源:受访者供图

多城核酸亭再利用

最近,随着新冠病毒的快速传播,各地感染者人数快速增长。

在此背景下,全国多城将被闲置的核酸检测采样亭改造为发热诊疗站或便民医疗点。目前,苏州已设立1035个发热诊疗站,苏州之后,广州、深圳、杭州、长沙、无锡等城,纷纷加入到这一行列。

以广州花都的发热诊疗站为例,核酸亭6平方米的区域经过改造后,可为居民提供发热、咳嗽等症状的诊疗,以及布洛芬、感冒灵、美林等基本退烧药物、清热解毒药物。

值得注意的是,各地发热诊疗站的坐诊医生,多来自当地社区医院。比如,深圳发热诊疗站就由社康全科医生轮流坐诊。

问诊开药之外,鉴诊是目前这些诊疗站最重要的工作。

“我们会把症状较严重的居民转诊至上级医院,从而缓解发热门诊排长龙,三级医院医疗资源挤兑的现象。”苏州姑苏区金阊街道彩香一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姜玲玲说。

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广发看来,发热门诊的接诊能力,极大影响着对疫情的应对。王广发表示,虽然不少地方对发热门诊进行了扩充,但仍可能无法满足需求,这样的情况下把众多靠近居民区的核酸亭改成发热诊疗站,对病人进行快速鉴诊、开药和分级医疗,是引导病人完成恰当医疗救治的重要途径。

“在发热门诊,有很大一批病人是为了开药甚至为了开假条,这类工作完全可以让发热诊疗站去做,这样可以把发热门诊资源留给真正需要的患者。”王广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此前有声音质疑,核酸亭大多设置在居民区,可能会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

“在室外的情况下,只要排队并保持一定的距离,带好医用防护口罩,基本可以把风险降到很低。此外,可以预见来发热诊疗站的大多数是阳性患者。”王广发说。

高峰期挑战来临

随着感染高峰期来临,便民的发热诊疗站也开始迎来挑战。

12月20日,家住苏州姑苏区的市民张萌顺利在家附近的发热诊疗站开到了退烧药。和不少人一样,在感染之前,张萌并没有备药。

“先在‘苏州到’App上找到离家最近的发热诊疗站,发烧就能买相关药品,比较方便,我花10元买到一板退烧药。”张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顺利买到退烧药。因为现场测试的体温没有达到38.5℃,苏州市民李峰没能在发热诊疗站买到退烧药,不过他买到了3盒抗原检测试剂盒。

随着时间推移和感染高峰期到来,情况开始发生新的变化。

“12月21日,连续找了几家发热诊疗站都被告知没药了,退烧药、感冒药都没有了。”苏州市民张敏丽说。虽然最后她还是在一家发热诊疗站买到了救急的退烧药,但相比前几天朋友买到6粒或者10粒,张敏丽只买到了3粒退烧药。她说,“诊疗站的工作人员也说药越来越紧张,因为苏州发烧的人越来越多。”

此外,目前苏州的发热诊疗站需要本人发烧才能开出退烧药等紧俏药品,无法代替家人开药。有网友就批评这一做法太死板,因为“家里小孩高烧39.5℃,实在没力气来诊疗站”。

但有当地工作人员透露,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当前各类药品供应紧张,只能优先顾及现场就诊的病人。

同样将核酸亭改造成发热诊疗站的深圳,也开始面临高峰期的冲击。虽然从诊疗到配药仅需5分钟,但有网友反映,仅排队就需近两小时。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布洛芬等退烧药在全国多地出现短缺。

以布洛芬为例,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大国,产能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据华金证券统计,全球布洛芬原料药产能前三的药企分别是新华制药、亨迪药业和巴斯夫,每年产能分别为8000吨、3500吨和3000吨。这其中的新华制药、亨迪药业,都是中国本土药企。

但在疫情后的三年里,国内布洛芬的总体产能规模保持着一个相对缓慢增长。而近一个月国民阳性病例激增、恐慌性囤药和囤积居奇市场乱象并存,导致布洛芬需求大涨,而这些外溢的需求量并未被药企提前预判,导致药企产能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准备。

曾有某原料药企业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即使产能拉满,400吨原料药生产需要十天,运输到药厂制作成4亿片制剂至少也要10天,总计至少要花费40天。“这还是非常顺畅的状态,且不包括流通、零售等环节。”该工作人员补充道。

在现有产能的基础上,新华制药和亨迪药业都有扩产计划,如新华制药在2022年半年报中披露,“布洛芬扩产合成工序产能提升改造”的工程进度为100%,预计产能1万吨/年,建设周期为1.5年。但远水难解近渴。

除了药品紧张,在高峰期能否有足够的医务人员,同样是考验。苏州市民张敏丽观察到,距离家最近的发热诊疗站在运作几天后临时关闭了,她听闻是工作人员感染和缺药导致。

亟待探索更多应急机制

如何在疫情高峰期避免医疗挤兑,成为当下重要议题。这其中,如何将有限的资源用在“刀刃”上,首当其冲。

在短期需求爆发导致的药品供应紧张下,不少地方政府开始紧急向药厂协调产能,努力保障本地的供应。

比如,在湖北武汉,12月17日起,每天有300万片布洛芬供应到医疗机构及零售药店;19日起,江苏南京每天持续向市民投放退烧药200万片。

最近,不少地方政府陆续开始向本地居民发放药品。

比如江苏常州,已经向全市60岁以上老人、婴幼儿、低保户等重点人群发放医药包。

河南周口从2022年12月20日起,委托点药店向市民免费发放退烧药,凭身份证每人领取10片;洛阳则从12月21日开始向市民发放3200盒退烧药;平顶山也在同日开始发药,每人限领6片。

此外,海南省的海口和三亚,也开始向本地居民发放退烧药。

不过,在王广发看来,无差别的免费发药模式,需要慎重使用。他说,“有些不需要用药的人看到药物免费发放,也可能去拿,在药物有限情况下,很可能真正需要的人拿不到。”

广东佛山的免费发药,则更接近诊疗模式,当地居民在指定药房测温,体温高于38℃或有家人有高于38℃的测温视频,即可领取6粒退烧药。东莞发药的模式也与佛山类似。

在张敏丽看来,发热诊疗站是对分级诊疗的补充和新的尝试。

但并非所有城市都适宜发热诊疗站。目前看,推出这一举措的多为南方城市。尽管核酸亭改造的诊疗站具有较强便民优势,但在过于寒冷的城市,如果需要较长时间的户外等待,无疑会加重阳性患者的病情。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为避免医疗挤兑,还需要学习和探索更多模式。

最近,深圳除了在社康医院增开多个线下发热门诊之外,还有46家医院上线了线上问诊,市民想开药或就诊,可以实现线上问诊,线下送药。这样在疫情期间,就可以避免到医院发热门诊“扎堆”。

而我们的邻国日本,老龄化异常严重,在放开之后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日本政府以各地保健所为中心建立阳性患者支援中心,难以出门的阳性人员可以登录中心网站或拨打电话发出申请,第二天会有人送来药品和食物。如果工作人员经过线上线下沟通,觉得阳性人员的病情已严重到必须住院,就会联系医疗机构。

“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挖掘各方面的力量,探索更多有效的新模式,尽快让医疗资源的过载减小到最小。”王广发说。

(文中为张萌、李峰、张敏丽为化名)

作者: 赵越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优唯本文地址:http://blog.uvgzs.com/post/11509.html发布于 2022-12-24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优唯博客

阅读
分享
3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