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优唯

深圳跨境大卖泽宝母公司亏损超10亿,跨境电商的生意还好做吗?

深圳跨境大卖泽宝母公司亏损超10亿,跨境电商的生意还好做吗?摘要: 华夏时报()记者 郭浩仪 葛爱峰 深圳报道。2月8日,广东星徽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星徽股份”)发布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此前,深交...

深圳跨境大卖泽宝母公司亏损超10亿,跨境电商的生意还好做吗?

华夏时报()记者 郭浩仪 葛爱峰 深圳报道

2月8日,广东星徽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星徽股份”)发布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此前,深交所要求星徽股份说明截至2021年末因违反平台政策被电商平台查封的店铺数量、冻结的资金金额、对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影响情况、违规事项的解决进展等。

据星徽股份披露,泽宝技术在2021年上半年封号潮前销售规模持续上涨,所以库存备货较多,下半年由于店铺、品牌被封,导致销售突然放缓,存货因此大量积压,所以不得不对存货跌价准备进行计提。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前不久(1月26日),星徽股份就向泽宝技术原创始人孙才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等7名重组业绩对赌方提起诉讼,直指泽宝技术此前在海外经营时的税务问题。另据近日相关媒体报道,孙才金与星徽股份实控人蔡耿锡存在控制权纠葛,孙才金已实名举报蔡耿锡涉嫌掏空上市公司资产。

在经营状况方面,星徽股份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跨境电商业务主要通过亚马逊、沃尔玛等第三方电商平台、自营平台(独立站)以及境外线下渠道进行销售,不存在外部经营环境进一步恶化的风险。而对于上述的实控人纠葛事件,本报记者向星徽股份方面求证,并未获其正面回应。

星徽股份亏损超10亿,疑陷入实控人纠葛

公开资料显示,泽宝技术成立于2007年,位于深圳,是国内营收规模最大的出海消费电子品牌企业之一,专注于小家电、智能音频、智能配件等设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旗下产品远销美国、德国、英国、日本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8年,泽宝技术被星徽股份并购,成为其旗下全资子公司,交易价格为15.3亿元。2020年,泽宝集团营收超过48亿元,在亚马逊等境外大型电商平台上占据遥遥领先的行业市场份额,旗下三大国际品牌包括VAVA、TaoTronics,RAVPower。

另外,泽宝披露过有4家境外子公司,分别是位于香港的公司Sunvalley(HK)Limited,位于美国的Sunvalleytek International Inc.(STK),位于德国的ZBT International Trading Gmbh(ZBT),和位于日本的Sunvalley JAPAN Co.Ltd(JND)。

在星徽股份并购泽宝技术时,双方签订了利润对赌协议,约定泽宝技术业绩承诺期的承诺净利润为:2018年度不低于1.08亿元、2019年度不低于1.45亿元、2020年度不低于1.90亿元。对此,泽宝技术均超额完成了业绩对赌指标。

不过,从业绩预告来看,2021年泽宝技术的业绩明显受到了冲击。受“亚马逊封号”事件影响,2021年度,泽宝技术预计营业收入为25.5亿元,净利润亏损7.4亿元。其母公司星徽股份亏损超过10亿元,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达12.4亿-14.2亿(上年同期盈利2.12亿元),预计营业收入为26亿元,同比下降46%。

据星徽股份披露,截至2021年末,泽宝技术因涉嫌违反平台政策被亚马逊平台暂停销售的站点累计为36个,被封站点2021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占泽宝技术2021年在亚马逊平台营业收入的72.52%,截至2021年末以上站点被冻结资金余额折合人民币约3224.92万元。泽宝技术因此成立的应急小组仍在持续与亚马逊沟通、申诉,但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

此外,泽宝技术在2021年上半年封号潮前销售规模持续上涨,所以库存备货较多,下半年由于店铺、品牌被封,导致销售突然放缓,存货因此大量积压,所以不得不对存货跌价准备进行计提。

2022年开年不久,星徽股份就向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直指泽宝技术此前在海外经营时的税务问题,要求泽宝技术原创始人孙才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等7名重组业绩对赌方,支付人民币49,195,568.54元及案件的全部诉讼费用等,涉案金额近5000万。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孙才金已到证监会、证监局等相关部门实名举报星徽股份实控人蔡耿锡涉嫌掏空上市公司资产。按照孙才金的说法,此前在泽宝作价15.3亿元注入星徽股份时,星徽股份实控人表态以后会把上市公司控制权让渡给他,但后期蔡耿锡明确否认有过让渡实控权的承诺,在控制权纠葛之下,孙才金最后决定出局。

而对于控制权的承诺,《华夏时报》记者向星徽股份方面求证,并未获其正面回应。对此,一位泽宝技术的前员工向记者透露:“他们俩经常打官司。”

“封号潮”后,未来跨境电商的生意还好做吗?

刚刚过去不久的2021,可谓是跨境电商卖家的难忘之年。

2021年4月底开始,多家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店铺被亚马逊平台关停。亚马逊表示,封号的主要原因是被平台审查出“不当使用评论功能”“向消费者索取虚假评论”“通过礼品卡操纵评论”等违规行为。

“封号潮”之下,数以万计的跨境电商卖家受到冲击。据统计,自2021年5月份以来,有超5万中国商家受到亚马逊打击行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国跨境电商产业由此所蒙受的损失也已经超过1000亿元。

不少头部商家也因此遭受重创。除了上述的泽宝技术以外,位于深圳地区的跨境电商大卖傲基、有棵树、帕拓逊、通拓旗下的多个店铺都遭到亚马逊平台封号,其中“有棵树”有近340个站点被封,1.3亿元资金被冻结。

据“有棵树”母公司天泽信息业绩预告显示,2021年预计亏损额预计超过18亿元。公司2021年营业收入预计为16-19亿元(2020年营收为50.2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预计为18-25亿元(2020年亏损额8.71亿元)。

不过,“封号潮”等事件也进一步推动了跨境电商生态的健康合规。一位深圳跨境电商从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去年的跨境电商卖家确实不容易,但这反映出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新手卖家和优质卖家的流量也能因此得到释放。随着行业发展不断走向规范化,后疫情时代下的跨境电商全产业链将呈现出新局面。

另一方面,相关政策法规对跨境电商的扶持力度也在增加。2021年8月,深圳商务局宣布,将向受影响的亚马逊中国卖家提供200万元人民币的补贴,以用于这些跨境卖家开启自建站的销售。2021年10月,商务部、中央网信办、发展改革委三部门联合发布《“十四五”电子商务发展规划》,明确了电子商务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提出了电子商务发展的七大主要任务、23个专项行动和六条保障措施。

作为跨境电商发力的主战场,广东跨境电商行业的发展也将迎来新的机遇。2022年2月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同意在鄂尔多斯等27个城市和地区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批复》,同意在韶关市、汕尾市、河源市、阳江市、清远市、潮州市、揭阳市、云浮市等27个城市和地区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至此,广东实现跨境电商综试区在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的全覆盖,总数位居全国第一。

前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疫情掀起了一股“网购潮”,跨境电商也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崛起。虽然去年的“封号潮”让整个行业经历了一次洗牌,但这个行业依旧值得坚守,2022做跨境电商并不算晚。但在机遇背后,仍有许多无法忽视的挑战:更加严格的合规性要求,平台费用(如配送费,仓储费、广告费)的上涨,国际物流成本和运输时效等。

该人士指出,在合规发展的前提下,跨境电商卖家除了丰富产品品类、提升产品质量之外,可以继续新增亚马逊店铺,或转战其他的电商平台,如欧洲的Cdicount,东南亚的Lazada、shopee等,新平台也意味着新的发展机遇;还可以挖掘一些新兴蓝海市场,如中东、拉美市场等。

同时,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研究院认为,全国范围内缺乏跨境电商企业认定的行业标准,在制定相关的政策举措中存在较大的难题。尤其是对跨境电商的进出口交易主体、跨境电商第三方平台等相关市场主体的认定缺乏统一的标准。未来需要加大对行业标准的制定,以及加大对行业自律的规范。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优唯本文地址:http://blog.uvgzs.com/post/9426.html发布于 05-05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优唯博客

阅读
分享
3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9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